МонголEnglish中文
柴文睿大使接受蒙古国家通讯社专访
2020/02/18

  2月18日,柴文睿大使接受蒙古国家通讯社专访,全面阐述了对进一步发展中蒙关系的看法和主张,介绍了中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有关情况。全文如下:

  一、您刚出任中国驻蒙大使,此前曾在使馆工作多年,拥有丰富经验。您可否谈谈如何发展两国关系与合作?

  中蒙两国山水相连,互为重要邻国和全面战略伙伴。当前,中蒙关系发展进入快车道,各领域交流合作活跃发展。去年是中蒙建交70年,双方举办了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推动两国关系迈上新高度,开启了新征程。我从事对蒙工作已经三十多年,亲眼见证了两国关系发展取得的丰硕成果,对此深感高兴,倍加珍惜。在两国关系高水平发展之际出任驻蒙古大使,我深感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将带领中国驻蒙古使馆全体外交官,继续努力工作,积极进取,传承发展好中蒙传统友谊,推动中蒙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

  一是保持高层交往势头,不断夯实政治互信。继续落实两国领导人共识,推动中蒙两国政府、议会、政党领导人互访,巩固两国政治互信,引领中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行稳致远。

  二是利用好现有机制平台,丰富双方经贸合作内涵。继续用好中蒙经贸科技联委会和矿能互联互通委员会、中蒙博览会等既有工作机制,推动二连浩特—扎门乌德经济合作区、自贸协定联合可研早日取得成效。加强“一带一路”倡议同蒙古发展战略对接,为两国经贸合作注入新活力。继续推动中国无偿援助和优买贷款项下乌兰巴托污水处理厂、棚户区改造和学校幼儿园建设等民生项目早日投入使用,造蒙古人民。

  三是继续加强两国人文交流合作,增进民间友好感情。加强人文交流共同委员会机制建设,保持两国人文交流合作和人员往来势头,为两国文化、教育、卫生、体育、青年、媒体交流合作架设更加广阔的桥梁。

  在中国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蒙古政府和人民纷纷向中国提供援助,充分体现了中蒙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高水平,更体现了中蒙两国人民间的深情厚谊,借此机会,再次向蒙方表示感谢。

  二、蒙中两国贸易额已超80亿美元。为提高贸易额,您计划做哪些工作?

  中蒙优势互补,中国市场广大,发展贸易合作前景广阔。中国重视发展对蒙贸易,重视蒙方扩大煤炭、农牧产品出口等诉求,多次特事特办照顾蒙方关切。下一步,中方将继续用好既有平台机制,加快推进二连浩特-扎门乌德经济合作区建设和自贸协定联合可研进程,为进一步扩大两国贸易开辟更广阔空间。近来,蒙古为防范新冠肺炎疫情,采取了限制两国人员和贸易往来的口岸管制措施,对两国贸易往来带来不利影响。目前中国疫情已经出现向好势头,希望蒙方早日放宽口岸管控措施,减少对两国经贸往来的损失,确保今年贸易额实现100亿美元目标。

  三、蒙中俄三国正在实施经济走廊建设项目,该项目进展如何?

  中蒙俄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的核心是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主线,加强沿线各国政策沟通和发展战略对接,促进国际合作,实现共同发展。目前已经有包括蒙古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包括中蒙俄经济走廊在内的“六廊六路多国多港”国际合作不断深入,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等建设成效显著。“一带一路”合作累计为沿线国家创造24万个工作岗位、20多亿美元税收。

  中俄蒙三国毗邻而居,互为战略伙伴,有三国元首会晤机制和副部级磋商机制,开展合作有天然优势和良好基础,合作前景光明,潜力巨大。中蒙俄已签署了《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涵盖了十大重点领域。规划纲要的签署实施,为中蒙俄三国之间加强战略对接、深化务实合作搭建重要平台。目前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已经进入务实推进阶段。相信三方将继续利用现有三国定期会晤和磋商机制,在《纲要》框架下,深化各领域合作,推进互联互通建设,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目标。

  四、您抵达蒙古后同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等举行了多场会见。蒙方应该已经向您介绍了蒙方在实施的蒙中合作项目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您更关注哪些问题?以及如何解决。

  到任以来,我已经拜会了蒙古总统、议长、外长、国防部长、卫生部长、矿业与重工业部长以及多个政府部门领导,同他们就发展中蒙关系进行了深入交流。双方一致认为,中蒙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两国各领域交流合作都取得长足发展,面临广阔机遇。蒙古外长评价两国关系是邻国关系的典范,对此我深表认同。双方一致同意将继续加强高层交往,深化经贸务实合作,活跃人员往来,巩固和提升民间友好感情。此外,双方重点就加强疫情防控等交换了意见。中方愿在疫情防控方面同蒙方加强交流合作,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定能早日战胜疫情。

  五、蒙中两国是永远的邻居。中国发展领先世界。您认为中国发展的主要秘诀是什么?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主要靠以下几点:

  一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二是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经济高速增长。三是坚持依靠人民群众,充分发挥人民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进行伟大创造,集中十四亿人民智慧,实现了今天的经济发展成就。

  六、中国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许多人失去生命,中国政府在限制疫情传播和治疗患者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答:当前中国人民正在同肺炎疫情进行严肃斗争。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部署,李克强总理领导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开展全方位抗击疫情工作,迅速建立了覆盖全国的联防联控体系,采取了最为全面、最为严格的举措。其中很多举措远远超出《国际卫生条例》要求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尽管疫情形势复杂严峻,但防控工作正在逐步取得成效。目前除武汉,外各地确诊病例数量下降,治愈率不断上升。这些都说明中国的果断措施是正确的、有效的,相信疫情很快会迎来拐点,出现好转。

  中国是一个负责的国家。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国内外发布疫情信息,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通报疫情情况,及时主动同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有关病毒基因序列,积极回应各方关切,加强与国际社会合作。中方为防止疫情向国外传播尽了最大努力,做出了重要贡献。目前,在中国境外确诊病例仅占所有病例的不足1%,很高兴看到蒙古尚未发现病例。

  这场疫情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了一次严峻挑战,但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中国政府和人民经受住了考验,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中国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优势,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有全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的精神优势,我们有信心、有能力、也有资源尽快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七、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您认为,为深化两国人民互相了解,双方应该注意哪些方面?

  深化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信任和友谊对两国关系的长远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推动作用。近年来,两国都高度重视巩固和发展民间友好感情。特别是2014年习近平主席访蒙期间宣布对蒙人文交流一揽子计划,为增进两国人民了解和友谊发挥了重要作用。下一步双方应继续深化人文交流合作。今年中蒙人文交流共同委员会第三次会议轮至蒙古召开,相信将会为促进中蒙人文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好感情发挥积极作用。双方应增加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的窗口。推动两国文学作品、影视剧互译,扩大留学生交流,加强媒体合作,发挥媒体沟通两国民众心灵的积极作用。双方应继续加强人员往来和旅游合作。近年来,两国人员往来已突破200万人次。其中蒙古公民来华180万人次,中国公民赴蒙20万人次。中国公民出国游对目的地国家经济发展具有推动作用。希望蒙方中国公民来蒙提供更多签证便利化政策,吸引更多中国游客来蒙旅游、消费。

  八、为蒙古留学生提供的中国政府奖学金和每年50名记者访华等项目对深化两国人民互相了解发挥了重要作用,类似项目还会继续实施吗?

  长期以来,中方向蒙方提供了大量政府奖学金名额,2004年起增至220名。习近平主席访蒙期间宣布向蒙增加提供1000个中国政府奖学金名额,邀请250名蒙古国新闻媒体代表访华。该计划执行五年来,取得了良好效果。蒙古的优秀学子得到去中国深造的机会,为促进中蒙交流合作和蒙古经济社会发展发挥重要作用。目前有关项目已经实施完成,双方正在就下一阶段工作规划交换意见。中方愿同蒙方一道,保持双方交流合作势头,继续推动多种形式的人文交流活动,不断丰富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

  九、您1986年第一次派驻蒙古时对蒙古和蒙古人民的印象与现在有哪些不同?

  1986年我第一次到蒙古常驻时,蒙古美丽的草原风光、干净整洁的市容、热情好客的蒙古人民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初来蒙古时得到了很多蒙古人民热情友好的帮助,内心感到非常温暖。现在再看蒙古,这些年的发展变化速度惊人,尤其是首都乌兰巴托俨然已经成为国际化大都市,到处都有大型商场、影院、基础设施建设火热开展,这都是蒙古人民勤劳智慧的结晶。

  十、您认为蒙古学在中国的发展如何?中国如何培养蒙古学领域人才?

  随着中蒙友好关系发展越来越热络,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关注蒙古学发展,蒙古语《江格尔》等英雄史诗、《清澈的塔米尔河》、纳楚克道尔基、达木丁苏荣等蒙古文学巨匠的优秀文学作品被翻译成汉语,受到许多中国人民的喜爱。蒙古语言文学专业也越来越受到重视,开设此专业的院校逐渐增多。北京大学自1949年就设置了蒙古语专业。此外北京外国语大学、内蒙古大学、吉林外国语大学等也都在培养蒙古语和蒙古学专业人才。

  中国的蒙古学研究也迎来新发展,中国蒙古学学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蒙古学研究中心、内蒙古大学、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等单位都积极开展蒙古学研究,为世界蒙古学研究做出了突出贡献。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